我常說,我人生從一開始真正談戀愛,就幾乎沒有單身過了。

這不是說我真的很會談戀愛,從二十歲到現在,不過就談了三場戀愛,第三場就是現在進行式,也希望會是一輩子。

但是,我的每一個戀愛都抱持著永不放棄的信念,希望可以努力到最後的最後。說懶惰也好(要重新認識一個人好累喔),或是了解人性也罷,你知道到後來,那些初識時候覺得兩人怎麼會那麼合拍的驚喜,都會被生活中怎麼那麼多的討人厭取代。我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兩個完全合得來的個體,來自不同的家庭、成長背景、教育環境、人生歷練,總是會孕育出不同的性格。「個性不合」是戀愛當中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情,再怎麼真愛都一樣,在浪漫中最好還是要有點實際的心理準備。況且,有時候連自己都會討厭自己了,長時間的相處,只是會揭開彼此神秘的夢幻面紗,暴露出外人無法想像的陰暗醜陋面,又怎麼能理直氣壯要求對方喜歡你的全部。

 

 

只不過,長時間的相處,在一次又一次的爭吵之中,可以好好的練習,去全盤「接受」兩人的不同之處。

前提只有一個,你們,有沒有要一起走下去。

我想起了在這十幾年中少數的幾次大吵,那種我幾乎想要放棄了的大吵。

為了什麼事我早已經不記得了,大多是件很無聊的小事,然後你開始了翻舊帳的習慣,嘩啦嘩啦的,一竿子又打翻了好多艘搖搖欲墜的船。我眼淚直流,像關不住的水龍頭,汨汨的從眼睛一直流。我躲進自己內心角落的黑洞,找回人生最悲觀的初衷,想逃走卻早已石化,腦子渾沌空洞,一句屁話都吐不出來。

你盛怒又心疼地看著我,我像顆被揍了好多拳卻不知道如何反擊的沙包,愈來愈扁,快要不見了。

過了一會兒,冷靜了些,你說:「我想過了,反正不管怎樣,我還是想要跟妳在一起。這題雖然現在無解,但我會試著去接受,妳也要試著,多顧慮一下我的心情。」你幫我擦乾了眼淚,我像做了一場噩夢一般,渾身無力,暫時還起不了身。

每每想到那可怕的感覺,就覺得我實在是非常幸運,感謝你當初沒有輕易的放棄了我和我們,努力拉起我千斤重的手,一直往前走。

 

 

所以,重點是,「有沒有要繼續走下去」。在情侶或夫妻的爭吵當下,請把這個問題牢牢地放在心裡最重要的位子。

如果沒有要分開,在吵架的時候,就要字字斟酌、句句小心,你知道很多惡毒的話說了就收不回來,口不擇言就像射出去的一把鋒利的箭,讓人遍體鱗傷、血流滿地。

如果沒有要分開,就要儘量減低爭執時候帶來的互相傷害,免得事後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心力,去努力撫平傷口、重建感情的溫度。如果還要繼續一起走,就要靜下心來,找到溝通的方式,協調出解決問題的辦法,讓這樣的事件不會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重演。

如果還要繼續一起走,就學習著去接受對方的所有優點和缺點,再怎麼冥頑不靈的人,在被接受包容了之後,也會慢慢軟化轉變。如果暫時還學不會,那就先把牙根一咬,忍下來吧! 將一切交給萬能的時間。

 

 

雖然大家說時間是個賊,時間它也是個神奇的魔術師,能夠秉持著「繼續走下去」概念相愛的兩個人,在時間、環境跟許多外在影響的巧妙轉換中,很多當初你覺得無法解決的問題,也自然會有聰明答案浮現。在度過了一段段浪濤洶湧的磨合期之後,迎接你的就是廣闊平靜又兼容並蓄的大海。

我們在蜿蜒又結構複雜的愛丁堡城堡走了好久,完全沒有計畫、沒有時間壓力的在城堡裡面走來走去的,外行人那樣的單純湊個熱鬧、感受個氣氛,卻一點兒也不心虛。大個兒說他最喜歡跟我在世界各地走來走去的,其他的都不重要不想管,我覺得這時候的他好傻氣好單純,手心傳來的溫度是那麼的令人安心。

想著這麼多年來,我們走過了好多好多美好風景,也一起走過感情關係中的各種甜蜜時刻與風雨交加的考驗。現在的我,終於可以堅定相信,只要願意一起走下去,就可以一輩子一起走下去。

 

SOURCE : 路嘉怡 / 只要願意一起走下去 / VOGUE